鸡飞蛋打蛋

Cheers🍻——!!!

[乙女向]love at first sight

是超烂俗但我个人趣味又喜欢得不得了的一见钟情梗★杂七杂八我的墙头大合集★柒/胜/出/李白/韩信/唐晓翼


与你的初见简直像是所谓的命运的玩笑一样。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你。

令人晕眩的阳光、人潮、嘈杂、拥挤、任务目标、旧伤复发……

然而在看到你的那瞬间一切思考都化为虚无,脑海中只剩一片空白。

啊。

在此之前的人生中他从未有过这样强烈的悸动,心脏莫名其妙地剧烈鼓动着,在无数次任务中磨练出的直觉慌张失措,尖叫着发出警报——快逃。要中招了。

他站在黑暗中,久久地凝视着你。

他不明白什么叫做“一见钟情”,或许他对“心动”这个名词都陌生不已。也许他同样明白自己与你是泾渭分明的个体。

他清楚自己此刻应该做的是收回目光,继续在人潮中搜寻目标,以期没有因为自己的迟钝导致任务失败。

然而他的内心轻轻地说:去抓住她吧。

『“这是,我的小鸟。”』

爆豪胜己

在雄英入学考试结束、被迫拉起治疗那些在爆豪胜己看来微不足道的伤口时,他是非常不情愿的。

在他看来,必须和这些完全不够格的家伙凑在一起接受所谓的治疗简直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哈??到底要老子说多少次你们才会认真听啊混蛋!!!这种伤根本、不需要、治疗!!!”

“那、那个……因为受伤的人太多所以我代替治愈女郎……”

说实话,这样有个性的考生,当时确确实实把你震了一下。

你有些手足无措,于是在对方一脸不爽和暴躁向你走过来的时候,你绞着手指,犹犹豫豫地、温软地尝试对他笑了一下。

然后对方就突然安静了下来。

你试探着靠近他,他似乎很烦躁地扭过头,刻意地不去看你。但并没有躲开。

“请问……您介意我的亲吻吗?”

你不确定地开口。

……

“你这女人在说些什么疯话啊!拜托清醒一点可以吗?!就这么随意地对陌生男性说出这种话,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啊!你、你简直是……!”

在听到你的话之后,怎么说呢,感觉对方简直像是要爆炸一样。情绪激动地大吼大叫着,就连脸和耳根都气红了……?

“……但、但是我的个性需要亲吻才能触发诶?”

……对方沉默了几秒。随即反应更大地想要跑开了……?!

总之,最后虽然过程称不上顺利,但是对你来说这次治疗还是完满结束了。……对你来说哦?

『“可恶、那个一脸弱气的笨蛋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是随随便便只要需要治疗就可以吗!我他妈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烦躁啊,不就是……嘶,烦、死、了、啊!!!!”』

『入学考试结束后的那天晚上,爆豪妈妈以在大半夜不停大吵大闹的理由把爆豪胜己狠狠揍了一顿。……啊。治疗白费了。』

绿谷出久

对绿谷出久来说,你是他散落人间的光。

相比于其他人,他实现梦想的路上总是蛰伏着更多。一开始,他望着你的背影,跌跌撞撞地踉跄决定要与你一同前行。

再然后,他经历越来越多,步子迈得越来越快。或许你以为他是迫切想要成长,但是他迫切想要成长的目的是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其中一定有你。

年少时那道挡在懦弱的他的身前的背影,或许是心动的最初。

但将此定义为一见钟情,对他那热烈、沉默而自知无望的暗恋而言实在太过浅薄。

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动心,肯定是一次又一次。这无数次的心动,积攒着,最终一定会汇合成他冲破樊篱的勇气吧。

『“我啊,也想要成为发光的存在,想让你注视着我啊。”』

『“因为你的存在而产生的这份勇气,我一定会牢牢掌握在手里的。”』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李白

这下子彻底栽了。

那个时候他望着你的笑颜,心中只余下这一个念头。

你悬在他的心尖尖上,足以做他的太阳和月亮。

『“…没办法,即使是我,面对喜欢的不得了的人,也束手无策呢。”』

『“小姐,考虑考虑做剑仙的剑鞘,如何?”』

韩信

年少时他就已经明了在自身实力不够强大时必须选择退让和蛰伏的道理。

而现在,他年少时想要的权也好,利也罢,已经通通被他所得到了。

就只剩下一个仅仅是望上那么一眼就欢喜的你。

……也快了。

『“我向来明白忍耐的重要性。”』

『“反正她迟早都是我的。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唐晓翼

纵身跃入密密尔泉,他是真的心存死志。

在他如此短暂的人生中,却无数次像这样接近死神。然而这次却是最平静的。

他以为自己会想很多,然而真到了这种时候,他静下心来,脑海里却只有你。

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少到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坦坦荡荡、不去思考那些在他这个年龄不应该思考的沉重问题,来承认自己喜欢的人,回想自己喜欢的人。

他又想起你在看见他一跃而下时的慌张神情和差一点点要抓住他的手。他心里泛起一阵阵针扎的疼,却又莫名地觉得有点开心。

你那个样子,是不是说明…对他也至少有点在意呢?

你是他的初恋,也是他唯一喜欢的女孩子。

『“…说实话,我真不甘心啊。”』

『“明明才刚遇见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要让出去什么的…甚至连自己的心情都没告诉对方,太丢人了吧。”』

『“但是,遇见你实在是太好了。”』

☆李白和重言那么短真的不是我懒!!!真的!!!!只是王者背景太难写我感觉我写不出他们亿分之一的好呜呜呜呜☆唐殿是我心头白月光。你什么时候从温泉里出来呀。我好想你呀。☆本来还想写个死柄木的但我好困明天还要补习所以还是留在下次说吧(有生之年系列

【刺客伍六七乙女向】情人节的礼物

交往前提/ooc有/语言匮乏有/是圈子小透明/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球球看一看啊♡



其实你对于他知道今天是情人节以及情人节有什么意义并不报希望。

但是——但是!

一大早就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张写着“有任务”的小纸条也太让人不爽了吧?——你忿忿地在心底扎小人。

我当初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家伙啊?

帅是确实帅,不然你也不会对他惊鸿一瞥后一见钟情,但是交往初的甜蜜过后,无敌的男友滤镜消退 ,也终于让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男朋友有着这样一张脸却在遇见你之前一直保持单身的原因了。

工作是高危职业没有五险一金;相处时间少嘴也笨,哄人是硬伤;惊喜浪漫与他绝缘,被动技能是不解风情……

诸如此类。

你越想越气,迁怒于那张小纸条,把它揉成一团又重重地踩了好几脚。

“……我回来了。”

就在此刻,你的男朋友回来了。

他难得这么早回来,也罕见地看起来有些羞涩和迟疑,但是陷入小情绪的你并没有注意到。

“哦。”

你敷衍地应到。

他并没有意识到你的冷淡,看起来像是更在意另一件事情,他上前一步,认真的、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将从进门前就掩在背后的那只手郑重地递到你面前。

你有些疑惑。

……被他所珍重对待的也不过是一朵平凡普通、路边随处可见的白色小野花而已。它的花瓣似乎已经有些萎缩了。

“抱歉,玫瑰花都被买光了,我没有买到。这是我在回来的路上摘的,好像有点蔫了,你……喜欢吗?”

“我觉得它的颜色很漂亮,就像你一样。所以我就把它带回来了。”

你看着他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不敢和你对视,虽然询问着你喜不喜欢,但好像已经笃定你绝对不会喜欢了。

本来强撑想绷着脸的你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了,你笑眯眯地用你的双手覆住他的手:“笨蛋——我当然喜欢啦?因为这是我的男朋友送给我的情人节礼物嘛。”

他愣了一下,也笑了起来。

他问了好几个花店,玫瑰花都已经售罄了。在回来的路上,他却看见了这朵花,就像当初在人群里一眼就看见了你——也是柔弱的、纯白的、令人喜爱的。

他小心翼翼地掐下那朵花,像是当初遇见你一样遇见了这朵花。
只是想到你,他心里就泛起了温柔的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伍六七

今年你收到的情人节礼物是一根棒棒糖。

去年是一张理发优惠劵,前年是一碗牛杂。

你小小地叹了一口气,看着送出礼物的他一边挠着脸一边假装不在意地偷瞄观察着你的反应。

“我知道这个礼物嘛……确实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寒酸,但是我们不能随大流搞那些什么玫瑰花啊看电影啊吃牛排什么的,那都太俗啦!你不要看这只是一根棒棒糖,但是它融合了多种口味——好吧好吧,对不起喔,我这次又把任务搞砸了。”

或许是因为你看起来并没有多想笑,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垂头丧气地、像是破罐子破摔一样说出送这个礼物的真正原因。

你忍不住又小小地叹了一口气。

像被主人拒绝抚摸的大型犬一样,他安安静静地注视着那根你握在手上的棒棒糖,连小辫子都好像不那么翘了,沮丧地不肯注视着你的眼睛:“对不起。”

你却走上前去,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头:“乖哦,乖哦。”

“什、什么啊!你你你你、我跟你讲啊,头发可是男人的尊严,不要随随便便就摸我的头啦!!”

他像是大脑运转失败一样卡了一下,然后大吵大叫着“谴责”你的摸头行为,却没有躲过你有些笨拙的抚摸。

你笑眯眯地说:“没办法,谁叫我的男朋友这么可爱啊?”

没办法,谁叫你的男朋友这么可爱啊?

你才不会告诉他从他异常的接任务频率中你早就知道他每年情人节的攒钱计划,尽管每次又因为各种各样的乌龙而失败告终。

当然也不会告诉他那些他试图掩盖的不安和紧张的伪装太让人容易洞察,让自己的心早就软得一塌糊涂啦。

“可爱这种词是用来形容我这种硬汉的吗、真是的,好吧,那我就纵容你这一次小小的任性吧。”

你配合地点头,假装没有看见他翘的老高的嘴角。



……我好菜。我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俩太好了。我爱了、我爱了!!!我要和阿七阿柒一起过情人节我要和他们谈恋爱、谈恋爱!!!(被捂住嘴叉出去

【乙女向】Love you deeply——!

——黑化狂化✓

尽管你对你的男友深爱着你这一事实深信不疑,然后不置可否的是你同样也会不从他身上接收到危险诡异的气息。

正在和好友畅谈的你,突然感到有什么锋锐刀尖一般令人寒毛冷竖的目光、如有实感地定在你的身上。具体一点的话,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像是被什么大型野兽锁定”的视线。

你迟疑地转过头去,一下撞见了定定立在你身后的男友。

“...柒、柒?”

你发出细弱犹疑的呼唤。

“嗯。”

并没有被当事人发现的尴尬羞窘这之类的情绪,他不躲不闪,坦荡荡地回望着你,他甚至对你的注视报以了少见的微笑、如果紧绷的唇线稍稍柔和也算微笑的话。

...是我的错觉吗。

你抿了抿唇,对他也报以发自内心的甜蜜笑颜——毕竟你一直一直都非常喜欢你的男友啊。

虽然看起来不近人情、甚至有些冷酷,但是只有你知道他是多么的温柔和可爱。

...如果你不知道他此刻正在想什么的话。 他、可毕竟是暗影国第一刺客啊。

“啊。差点被发现了吗。不过也没什么关系。”

“....总归是我的东西。”


伍六七

他似乎总是沉迷对你推销他的副业。

“换个发型怎么样——当然啦在我眼里不管怎样你都很可爱!”

“要不要吃碗牛杂!还提供我这位靓仔的特殊免费服务哦!诶诶诶——别走嘛!”

“来不来大保健(?)”

最后一个或许是你听错了吧?

尽管你对他的油嘴滑舌完全报以无视态度,他照样叽叽喳喳地以让你惠顾而不懈努力着。

唔,他的主业(刺客)涉及的地点似乎也总是很多。

毕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工作的时候老是可以八竿子打不着九转十八弯地顺路到你所在的地方——人潮拥挤的闹市、亮堂堂的大商场什么的也就算了,女厕所门口是怎么一回事啦?!

五花八门的借口中,他总是叉着腰,毫不在意地“嘿嘿”笑着,对你半真半假的恼怒总是搪塞过去。

不过看上去不着调的他,却也会在你面前显露出认真的一面。

你无害的一面有时候会被居心不良的人盯上。某日再一次“顺路”到你身边的他挡在你的身前,拦住那几双不怀好意的手,你缓了缓慌张的心跳,无措地笼罩在“被他保护着的”这种心动中。

“我今日就要带佢走,我睇下边个敢胆拦我。”

和他平常微微散漫的语调不同,他沉下声来,像利剑出鞘刀光剑影皆隐在其间。

——糟糕,我好像被击中了。

下一秒被他搂进怀中的你脑海内只是这样想着。

完毕✓